上科大戰“疫”行動|生命學院研究生黨員田維雅在湖北的抗疫志愿工作實錄

ON2020-03-20文章來源 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CATEGORY新聞

我校生命學院2019級研究生田維雅寒假回到老家湖北荊州,作為一名黨員,在看到疫情爆發時政府發布的通告后,她義不容辭地加入到家門口社區疫情防控志愿者服務工作中,成為該社區第一位報名的社區志愿者。這一段志愿服務經歷給田維雅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,她用文字和語音表達了樸素真摯的心聲:“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崗位上奮斗,我周圍都是踏踏實實、認認真真的榜樣!無論未來的道路多艱難,我都不會動搖!”

受訪 | 田維雅(生命學院2019級研究生)

采編 | 盛偉豪

現在是早上7點。

枕頭旁的鬧鐘響了好幾遍,她睜開惺忪的雙眼,關上了鬧鐘。簡單洗漱之后,她穿上了紅色的志愿者背心、戴上了紅帽子和口罩,走出了家門。

這里是位于湖北荊州的迎賓社區,地處古城中心,總面積約1.3平方公里,常住居民約3000戶、8000多人[1]。隨著1月份武漢集中爆發新冠肺炎疫情后,湖北各地也相繼出現新冠肺炎的確診和疑似病例。根據地方公布的相關防控指令,荊州市各社區陸續采取封閉式管理措施。對迎賓社區來說,“封閉”意味著主要路口禁止通行,社區內的所有小區均只留一個出入口,由工作人員對進出人群測量體溫。

迎賓社區范圍示意圖

從上海放假回家后,湖北的情況越來越嚴重,街上的人們陸續都戴起了口罩。作為一名黨員,田維雅在看到政府發布的通告后,義不容辭地加入到家門口社區疫情防控志愿者服務工作中,成為迎賓社區第一位報名的社區志愿者。早上7:30,田維雅已經到達了指定的地方,和幾名來自其他單位的地方公職人員一道,在社區內的主要道路值守。在這里執勤到9點后,她就要去社區居委會,幫助處理大大小小的各類事情。

田維雅同學的疫情防控志愿者證和社區慰問信

從9點開始 ,居委會的幾部電話就沒有中斷過。隨著疫情趨于嚴重,管控措施也進一步升級,所有居民在非必需情況下必須呆在家中,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不能隨意出門,因此居民的各類需求就轉化成了居委會的事務。

“大部分都是居民的求助電話。什么樣的求助都可能有,像買菜、買藥、買奶粉、買尿不濕、通廁所、清垃圾、開鎖修門、修水管、換燈泡、修家具、找人修手機等等,這樣子的事情就只能交給居委會。”提到居民求助,田維雅一次性講出了一連串的事情。“我們社區有很多老人沒有辦法用手機、用微信,他只能給社區打電話。打完電話了,我們就要先上門給他測體溫并核實他的情況,然后再給他解決問題。”

志愿者和社區工作人員上門服務

除了求助,一上午田維雅還會接到各種各樣的抱怨。老人在家里太悶了什么時候才能出來,某個上門的工作人員態度不好,家里的水龍頭壞了怎么還沒人來修……幾名志愿者和社區工作人員一起維護著3000多戶的社區運轉,確實有些“壓力山大”。

但更多的壓力,來自居民們的物資采購需求。每天晚上,各家住戶在微信里上報所需的菜品物資后,志愿者就要將這些信息匯總,并聯系社區定點的超市購買。第二天早上,超市將采購的物品集中送到居委會,工作人員和志愿者們迅速分揀菜品、分裝袋子之后,再由志愿者們幫忙送到各個小區。但無論多么迅速,每一次配送來的上千斤物資,都要消耗大家接近兩個小時的分裝時間。

分裝好之后的物資分不同時間派送到各小區。田維雅參加的是下午的派送任務。簡單地吃過午飯后,她就和其他志愿者一起,去給各個小區派送物資。志愿者們推著滿載的小車,手上拎著擴音器,擴音器里是放了一遍又一遍的防疫宣傳,一路上總會看到戴著口罩來來往往的人。到了地方以后,他們將車上的物資卸下,打電話給各個居民,讓他們派人下來拿。如果是腿腳不好的住戶,還要親自送上門。等送完全部的小區,天色往往都已經暗了——從中午算起,送一趟菜就花掉志愿者最少四五個小時時間,有的片區甚至要送到深夜。

左圖:志愿者簡單的午餐盒飯;右:等待菜品派送的現場。

這樣的配送,每兩天要跑一次。而不用派送物資的下午,田維雅就要去巡邏值班。作為從疫情發生以來全市唯一一個沒有確診病例的社區[2],不少居民多少都有一些“僥幸心理”。于是,白天的迎賓社區,常常有偷偷跑下樓來散步的人;巡邏值班的時候,田維雅看到最多的,還是在家里待不住的老人。

 “老人家,您出來有什么事嗎?”“我沒事,就是在家悶得慌!”這樣的對話,田維雅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。出于防控要求,勸回老人的時候,志愿者需要和他們保持一定的距離;而有的老人有些耳背,跟他們交流就要大聲喊才行。作為一名生物學研究生,田維雅除了跟他們說明防控的要求,還會簡單科普防控病毒的信息,用專業知識勸住老人們,這才能讓老人暫時打消出門的念頭。

正在巡邏的田維雅

巡邏時更麻煩的,是各種突發事件。有一次巡邏時,田維雅看到了一位拾荒的老奶奶,穿著破爛的衣服,口罩也沒戴。志愿者們看到后,立即上前和老奶奶交流,得知老奶奶沒有口罩,就分了她一個口罩;但老奶奶并不會戴,志愿者們耐心地教老奶奶戴上。

“老奶奶沒有家,平時就撿垃圾賣掉維持生計。由于是流浪人員、沒有固定住所,之前并沒有一個固定的社區來接應。”志愿者們向社區反映上報以后,社區很快就派人前來了解社區里所有拾荒人的情況、并協調救助相關事情[3]。社區里有一對來自新疆的賣馕的夫妻,在疫情期間做了一些馕捐給社區,社區志愿者將馕捐送了一些給流浪人員。

:夫妻倆向社區捐贈的一些馕;右:志愿者將部分馕提供給其他拾荒者。

在這段做志愿者的時間里,田維雅和其他志愿者們也常常遇到一些居民的不理解。志愿者們上街巡邏,見到偷跑出來的居民都會一直勸導,到后來居民們見到志愿者就小跑著躲開;剛開始的時候人力不足,田維雅和其他志愿者常常晚上工作到12點  ,由于事情多,有時居民提的要求很難得到立刻回應,性子急的居民便會質疑志愿者們“吃閑飯”……

確實,在早期的時候物資緊缺、人手不足,居民又困在家中,多少都有些怨氣。但田維雅看到的,卻遠不止此。“社區工作人員、參與值守的公職人員,志愿者、宣傳隊、巡邏隊,他們都挺身而出,任勞任怨、兢兢業業:社區醫生夫妻冒風險,自己出錢出力為社區統計代購藥品;新疆賣馕夫妻加班加點做餅、捐餅;其它地方有媒體報道過奮戰在一線、勞累猝死或不幸染病的醫生,我們這里也有為基層防疫而操勞過度的工作人員,但一起工作的同志沒有人想那么多。大家眾志成城,只愿居民群眾能夠多一些方便、多一些理解、多一些配合。” 

對田維雅來說,最大的變化還是在于自身。“從開始對各種‘奇葩’思維感到荒謬,到慢慢理解包容;從開始異常委屈、打抱不平,到后面心平氣和 、‘有容乃大’……現在想想,自己也在慢慢變化。我確實需要多一些經歷、閱歷還有思考,才能得到升華。”

采訪進行至此已是深夜,田維雅的手機卻仍然不斷有消息涌入,那是明天需要采購的物資需求清單。眼下,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疫情早日結束,也希望自己能盡快恢復規律的作息。

田維雅感言:這段時間在社區做志愿者,想認認真真地寫一些自己的感想感悟。雖然這次志愿者工作很累,也看了很多很糟心的事、很難以接受的人,但我真的很慶幸,很感謝自己能有這個機會做出一點貢獻,甚至有點后悔,為什么不再早一點再勇敢一點參與進來。

封城封路,所有居民不能出門,各種狀況百出,壓力山大,一個3000多戶的社區,就有一大堆問題需要解決,但社區工作人員、參與值守的公職人員,志愿者、宣傳隊、巡邏隊,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崗位上奮斗,我周圍都是踏踏實實認認真真的榜樣!

五年以前我決定學生物,最大的原因是自己感興趣,覺得好玩,有意義。但在真正開始生物這條路后,我卻遇到了各種“勸退”,總覺得學得越多,自己知道的越少,內心也一直有一絲迷茫與彷徨。但這幾天志愿者生活讓我真正參與了、走進了這次疫情,我更加深刻地感受到開學時校長說的話——這個世界離不開生命科學。

通過這次經歷,我想,無論我未來的道路再艱難,探索科學的過程再復雜再迷茫,我都不會再動搖!這不僅僅是“路漫漫其修遠兮,吾將上下而求索”,更是“以其求思之深而無不在也”。愿疫情早日過去,愿這次的“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”教育心得長留在心間。

【來自上科大的關愛】

學校了解到湖北的學生缺少口罩,經多方努力,校公共服務處共籌集到防護口罩3160只,由學生事務處老師和留校志愿者們分揀打包,為我校158名身在湖北的每位同學寄送口罩20只,同時附上飽含溫情的《致上科大在湖北同學的一封信》寄往湖北各市。小小的包裹承載著學校對于湖北學子的關心與愛,目前已陸續送到同學們手中。同學們深受感動,紛紛發來回信感謝學校深切的關愛。下圖為田維雅同學收到來自學校飽含溫情的關愛。

參考資料:

[1] http://hb.cncn.org.cn/jingzhou/yingbin2/intro.html

[2] http://news.jznews.com.cn/system/2020/03/09/011983784.shtml

[3] http://news.jznews.com.cn/system/2020/03/05/011983494.shtml